金城武.NET 討論區


 
標題: 給親愛的巧龜慶生--獻上簡單的讀書報告 ^^
路人
高級會員
Rank: 4


UID 109
精華 2
積分 659
帖子 135
閱讀權限 50
註冊 2006-10-11
狀態 離線
發表於 2007-10-14 22:12  資料 短消息 
很棒的一個帖哩~  感覺氣質那層皮又穿回來了說~~




你看不到的更精彩!! ^_<~*
頂部
阿管
超級版主
Rank: 8Rank: 8


UID 16
精華 0
積分 18936
帖子 15104
閱讀權限 150
註冊 2006-10-7
狀態 離線
發表於 2007-10-14 22:12  資料 文集 短消息 
剛剛看完<野豬老爸不回家>, <接收瑕疵品>
作者文筆細膩 感情豐富
好書!
頂部
敏兒
金牌會員
Rank: 6Rank: 6


UID 8
精華 1
積分 1026
帖子 488
閱讀權限 70
註冊 2006-10-7
來自 台灣
狀態 離線
發表於 2007-10-14 22:22  資料 短消息 
既然介紹了愛情繪本,就再來另外一本同樣在講述自身經驗的愛情小說吧



書名【我在美國找老公】
作者【嘉洋】

作者嘉洋是個中年婦女,祖籍山西,後來僑居美國,第一任老公就是美國人。

當時我在書店裡,看完【前言】之後就決定買下它了
因為讓我有所感動
我姑且在這裡將那段文字節錄下來,跟大家分享

當我第一次腦子裡閃過【離婚】這個念頭時,我自己被這念頭嚇出一身冷汗。想自己初到異國他鄉,人生地疏,舉目無親,真要離起婚來,要面對多少困難和問題?
←我想這是大部分女人都會擔心的問題吧?懷疑自己能夠獨力面對接下來的生活嗎?質疑自己還有重新站起的能力嗎?但是在猶豫了幾個月之後,嘉洋還是離婚了,因為【沒有愛情的婚姻是很難忍受的】

女性是很喜歡,也很擅長製造悲情的,特別是遇到離婚這種事,是一個最好的由頭,女性們往往會盲目渲染這悲情,營造一個濃濃的悲情氣氛,然後生活在這悲情中,讓自己活的楚楚可憐。我當然就有這種傾向,整天怨天怨地,吃不下、睡不著,精神委靡,好像離婚是件天大的事似的。
←說得太好了!!放大自己的悲傷、強調自己的委屈,把自己想得比林黛玉還要嬴弱,於是全世界最苦的女人就屬老娘…大部分人都會這麼做吧,自然而然的反應

想我這幾年生活在這個不堪的婚姻中,就像騎著個駱駝在沙漠中行走,滿眼都是絕望。這樣說也許太嚴重了點,但起碼看不到什麼【無限風光】。現在終於決定離婚了,是件好事,真不知道自己整天悲傷、委靡的,到底想賺誰的眼淚?
←我最喜歡這句話
到底想賺誰的眼淚?別人能給妳的同情或是慰藉,都只是暫時的,一轉身,他們仍然有自己的生活要過。如果自己只是坐在原地沈浸在悲傷流淚中,最後得到的不是別人的幫助,而是一種倦怠。【什麼啊,都過了多久了,拜託妳也該走出來了吧?妳打算佔著被害者的位置多久啊?!】
如果讓自己淪落到這種地步,那麼我認為失去的不只是心愛的人,還有別人眼中那個值得驕傲的自己

接下來則是嘉洋在這段【找老公】的過程中,值得品味的語錄:

@一段婚姻可以把一個老太婆變成溫柔多情的少女,也可以把一個少女變成老太婆

@我在心裡幫梅爾.吉布森計算著他的收入和財產,越算就越是提不起精神,算命的沒說過我有這樣的富貴命,可以嫁一個一年賺一百萬美金的老公,這反倒讓相親這件事如水月鏡花

@談戀愛可是件勞心勞力的事情,而且弄不好,還會被人打碎了心,危險係數很高

@如果妳喜歡一個人,妳得去幫助他發現:妳正是他想要的那個人,而不是一味的對他好,把心掏給他,把妳的人貼給他

也許,這些文字當中也能有某個“點”可以挑起妳心中的某些想法哦
頂部
敏兒
金牌會員
Rank: 6Rank: 6


UID 8
精華 1
積分 1026
帖子 488
閱讀權限 70
註冊 2006-10-7
來自 台灣
狀態 離線
發表於 2007-10-14 22:28  資料 短消息 
阿路∼
妳來啦

阿管∼
謝謝妳幫我加分
頂部
阿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_^



UID 9
精華 5
積分 1625
帖子 505
閱讀權限 255
註冊 2006-10-7
來自 SG
狀態 離線
發表於 2007-10-15 02:48  資料 文集 短消息 
阿路, 不见久时, 你好啊....




이제 내 마음은 당신의 사랑이 늘 행복하기를...바랍니다...
頂部
cician
高級會員
Rank: 4



UID 17
精華 0
積分 937
帖子 464
閱讀權限 50
註冊 2006-10-7
來自 北京
狀態 離線
發表於 2007-10-15 09:30  資料 主頁 短消息 
转个故事

捉迷藏
  
  我的幼年时代是在外婆家度过的,酷热难耐,只好去外婆那里避暑,按照现在的说法那儿就是贫民窟,从东往西都是一条条狭长顶多容三人进出的小巷,每条小巷都居住着十几户人家,整个一片地方都是低矮的平房,当然,如若像外婆一样有六个儿女的,就会在楼顶在割出一块更狭窄的空间作为分房,记得最小的舅舅高考的时候就住在上面,潮湿而闷热,一股霉味,即便是深秋,在上面呆上一会儿也汗流浃背。房子大都是自己垒的,虽然破旧,却相当结实,只是大都采光不足,就是白天,里面也伸手不见五指,不过对于这里的人来说,总比住草棚茅棚的好。
  
  每条巷子从头到尾总有一两个联通的地方,如同一张大网,又像一块布满沟壑的耕田。各家各户的孩子们无论大小,都是放养型的,春天玩弹珠,夏天扑画片,秋天耍陀螺,冬天打雪仗,小伙伴们的脑袋只想着怎样变着法子玩,那时候你几乎随处可见疯跑着满头汗水泥土的小鬼,有时候也会撞着做事忙碌的大人,父母偶尔呵斥一句也无暇顾及了。
  
  当然,这种地形最适合也最容易玩的自然是捉迷藏了,而谈起捉迷藏,我就会想起小元。
  
  小元一家不是这一带的原住民,他和他的母亲——一位身体孱弱面黄肌瘦的女人,一同搬家到外婆的隔壁,原来的住户要去外地,就将这房子租给两母子了,小元的母亲是位非常古怪的人,无论春秋冬夏,她都穿着一身碎花衬衣和薄薄的棕色西裤,每天手里拿着一把碎谷子招呼着她养的几只比她更瘦骨如柴的母鸡。她不太爱和邻居们说话,不过她经常都要靠编制一些竹制品卖钱养活自己和儿子,例如一些扫把,米斗,斗笠等等。她的脸上总是挂着难以名状的痛苦,犹如得了暗疾的病人,又像是一直等待责骂的幼童,黄色如小米般的脸庞和青的略有些干裂的嘴唇都让人看的非常不舒服,每次看见儿子回来,眼睛中无法掩饰的厌恶和恐惧却与行动上的体贴关心截然相反。小元母亲的说话声音总是很低,就像是隔着一层头罩,抑或是从地底发出来的一样,在热天中听起来像将要断气的知了的哀鸣。




你不知道什么时候叶子会变黄,什么时候婴儿会长出第一颗牙,什么时候会爱上一个人。
頂部
cician
高級會員
Rank: 4



UID 17
精華 0
積分 937
帖子 464
閱讀權限 50
註冊 2006-10-7
來自 北京
狀態 離線
發表於 2007-10-15 09:30  資料 主頁 短消息 
这女人虽然不喜欢凑热闹,但却经常能听见她和儿子聊天,但大部分都是她在说而听不到她儿子回答,不过偶尔可以听见几句,因为大多时候白天小元在外面疯玩,只有晚上,娘两才在一起聊天。有几次我起来小解,听见里面有动静,就趴在他们家窗台下面偷偷听。
  
  只是谈话的内容颇为奇特,甚至让我费解。
  
  “你放过我吧。”
  
  “你到底还有什么要求?”
  
  “你究竟要跟我跟到什么时候,还不走么?”诸如此类,而小元的回答只有重复的一句。
  
  “不。”
  
  我对这家奇特的母子感到好奇,但那时候的大人们很发对孩子多事,即便是将这些东西告诉外婆或者母亲,也顶多只是一巴掌轻轻地拍在我的屁股上,然后玩笑似的一声训斥,接着又去忙碌自己手上的事情去了。
  
  五六岁的孩子脑袋只有问号,对什么都好奇,于是我对小元留了个心眼。
  
  外婆家呆的地方原本是森林,一百多年前清末一些渔民来到岸上,在这里居住了下来,并把这一代唤作方家场,至于为何这么叫,大家早已经无法解释,只是跟着老一辈的人习惯罢了。
  
  这一带从五岁到八九岁的孩子一抓一大把,所以经常玩耍自然少不了,由于大家家境差不多,都不富裕,穷人家的孩子似乎天性喜欢互相帮助,所以小元没来几天,就和大家混熟悉了。
  
  只不过他略有一些怪异。
  
  小元的脑袋很大,而且五官奇特,几乎是平的没有一点起伏,远远看去如同一个精细描绘了五官的人脸后被吹起来的红色气球气球,大而圆亮的脑壳上点缀着几根湿润润的头发,薄而白皙如同被洗衣粉漂洗多次的布匹的头皮下一根根吸管粗细的紫色血管清晰可见。他的眼睛很小,稀稀拉拉的眉毛几乎让人感觉到那眼睛像塞进一个面团里的两粒豆子。可是他却还喜欢眯起眼睛说话,鼻子不高,宽而短,还略微向里塌下去,厚厚的略微向上翘起的嘴唇总是挂着油珠子——小元的母亲即便自己不吃饭,也要保证儿子天天有肉有鱼,实在太穷了,她就赤裸着双手到附近的池塘逮一些蛤蟆烧给小元吃,哪怕自己的手被蛤蟆皮肤分泌的毒液灼伤。所以我们这帮孩子非常妒忌他。而且他不太爱说话,可每次说话犹如一个大人一般,总是教训同年龄的我们,而大家也对他的话非常信服。小元裸露在外面的皮肤总是肿胀的成半透明色,如撕扯下来的薄薄的猪皮,手上总是湿漉漉的,每次我握着他的手,老感觉滑腻,仿佛握着一块肥皂。
  
  几乎每次玩捉迷藏,他总是能够找到我们,无论我们躲藏到哪里——板车下,竹筐里,小黑屋,还是大树上,每次自以为躲的天衣无缝,可是没过多久就被发现了。
  
  而且每次,小元都出现在你的身后,朝着肩膀重重的拍一下,然后冷笑着说:“我看见你了。”
  
  按照规矩本来是被抓到的人去躲,可是小元却似乎不喜欢躲藏,而大家也乐得让他去抓,只是游戏这东西,一旦失去了平衡,被抓住的次数一多就没有意思了,当小元热情的邀请大家再次玩的时候却遭遇了众人的白眼,小伙伴们一哄而散,只留下我一个人,而他则再次眯起眼睛望了望一个个远去的背影没有说话。
  
  “为什么你总是能找到我们?”我和他顺路,自然问了问他。
  
  “你们太笨了,那些地方,我以前躲过无数次了。”他的回答依旧非常不客气,不过我也习惯了。
  
  “那,有什么办法可以让抓你的人永远找不到呢?”临到家了,小元正要推开木门进去,我又问他。
  
  这次小元没有马上回答,而是将推开木门的手抽了回来,他笑嘻嘻地走到我面前,伸出双手,将大拇指轻轻按在我眼睛上。
  
  “弄瞎他的眼睛,像这样,大拇指用力按下去,他就再也找不到你了。”他的话像锥子一样,而且手上真的开始用力,我的眼睛很快感到一阵挤压感。
  
  五岁多的我自然哇哇大哭起来,小元似乎也意识到了不妥,立即收回手,走进了屋子,留下我一个人小心的按摩着被揉痛的眼睛。
  
  那天晚上,我很晚才睡着,耳朵边上已然听不到外婆和母亲梦呓似的哄我入睡的歌谣,只是不停的回荡着小元说的那句话。
  
  “弄瞎他的眼睛。”
  




你不知道什么时候叶子会变黄,什么时候婴儿会长出第一颗牙,什么时候会爱上一个人。
頂部
cician
高級會員
Rank: 4



UID 17
精華 0
積分 937
帖子 464
閱讀權限 50
註冊 2006-10-7
來自 北京
狀態 離線
發表於 2007-10-15 09:31  資料 主頁 短消息 
“真是个怪人。”我翻了个身,忽然感觉到今天夜里热的有些厉害,本来夜风应该非常凉快,而现在却软弱的厉害,忽然下身一紧,有些尿意,我从竹床板上爬了起来,揉着还略有疼痛的眼睛去解手。
  
  前面说过,方家场的巷子很窄,一道入夏,房子就如同一个蒸笼,大家都将床啊,竹席摆放到外面来避暑,外婆家在巷子头,而这里各家各户都没有厕所,大的就去一百多米外的公共厕所,至于孩子,一般都在厨房旁边的水沟边对付一下算了。
  
  我从床上下来,发现月亮出来了,由于东西多,我小心的避开堆放的杂物,忽然发现了那些睡在外面的邻居。
  
  以前我并没有过多注意,可能是那天眼睛有些痛,不自然看了一下。
  
  从我站着的地方一直延伸下去,每家每户的门外都躺着几个人,大家一动不动,就像堆放着的一堆堆的货物,看都看不到边。银色的月光透过破旧的塑料棚子的裂缝照射在他们裸露的肌肉上,反射着奇异的光,我见过这附近的一个加工塑料人像的工厂——一个专门为衣店制作模特用具的地方。那天他们卸货,正好大风,一堆堆码放好的人形模特裸露在空地上,就像现在一样,年幼的我有些诧异,几乎分不清楚那些躺在地上的人是不是真实的。
  
  可是当我小解完,我这才留意到唯独小元家是不再外面睡的,而且似乎从搬来到现在,无论天气多热,他们母子也从未睡在外面过,总是吃完晚饭,就早早的关门进去了。
  
  我刚想过去看个究竟,可是房门忽然嘎吱一声打开了,一个人影从门缝从猫着腰挤出来,接着直立起身体,又将房门带上。
  
  我连忙蹲在一个竹楼旁边,仔细一看,原来是小元的母亲。
  
  她的脸侧对着我,流露出无法抑制的兴奋和解脱感,就像刑满释放的囚徒,又如同赌博着正在关注结果的赌徒。她的手里提溜着一个小布口袋——她和小元搬过来的时候也就背着。
  
  这个女人似乎又不放心地看了看里面,接着小心的穿过躺在弄堂里的人,不过那可不是个容易的事,她似乎犹豫了下,当然选择了从我这边走出巷子,接着她越过了我躲藏的地方,消失在夜色里。很幸运,也许她正着急的离开,没有注意到我。
  
  不过我正诧异她为何深夜这样小心的离开,那被带上的木门又打开了。
  
  小元从里面走出来,他的眼睛并不像白天看上去的那么细小,反而泛着光,犹如猫的眼睛。
  
  “你走不掉的,我最喜欢的就是捉迷藏了。”小元的声音很低,却犹如一个成年男人的嗓音,如同我的舅舅和外公一般。紧接着,他闪进了屋子。我有些害怕,先前感觉的燥热一扫而空,我双手揉搓了下手臂上浮现出的鸡皮疙瘩,爬上竹床睡去了。
  
  第二天早上,我被家人推醒正打算洗漱停当吃早点,却发现小元的妈妈端着一碗盖有荷包蛋的面条递给坐在小板凳上的小元。
  
  小元的表情很得意,他接过了那碗面条。不过我看见那面条分明朝外吐着热气,可是小元却不怕烫的大口大口吃下去,而且几乎没怎么吞咽,一眨眼功夫,面条下肚,大腕空空了。
  
  而小元的母亲似乎对这并不惊讶,只是恨恨地拿过空碗,咬着嘴唇,而小元吃过后就一溜烟跑外面去了,临走前还叮嘱我吃快点,赶紧过去和他玩。
  
  我对昨天晚上发生的事情感到非常的不真实,或许,那只是我的一个梦,压根就没出现过,当时的我如此安慰自己。
  
  又过了几天,夏日的温度开始退却,我在外婆家的快乐日子也要到头了,数着指头满打满算也就是明天了,而小元听说我也要离开,也只是哦了一声,然后又邀请大家玩捉迷藏。
  
  孩子们只有在实在没有别的游戏可玩的时候才会同他玩。当然,结果显而易见,一下午都是小元在抓人,而且没漏过一个,而我自然在小伙伴的抱怨声中和小元一同回家去了。
  




你不知道什么时候叶子会变黄,什么时候婴儿会长出第一颗牙,什么时候会爱上一个人。
頂部
cician
高級會員
Rank: 4



UID 17
精華 0
積分 937
帖子 464
閱讀權限 50
註冊 2006-10-7
來自 北京
狀態 離線
發表於 2007-10-15 09:32  資料 主頁 短消息 
 晚饭过后,大家睡的很早,半夜里,风突然变凉,犹如铁刀刺肉,我闭着眼睛摸了半天的毯子却没有得手,结果却摸到了一个圆滚滚的肉球般的东西。
  
  猛的睁眼一看,却发现小元蹲在我床旁边,而我的手正在他的大脑袋上,他瞪着眼睛抽动着鼻翼望着我,当然,我吓得叫了一声,不过很快他用手把我嘴巴捂上。
  
  “跟我来。”他说完背过身,朝外面走去,而我犹如中邪一样,居然真的跟在他后面。
  
  白天里热闹的街道,店面都寂静无声,那个年代还没有酒吧,网吧之类的夜生活,即便是电视,也是少部分人的奢侈品,这个时段外面除了守夜人,连个鬼影都没有,我和小元的脚步声回荡在涂满柏油带着余热的路上。
  
  他在前面不紧不慢的走着,不知道过了多久,走出了方家场,还有粮站和自由商场。
  
  “你到底去哪里啊?”我忍不住问他。
  
  “去找人,她要和我玩捉迷藏。”他没回头,依旧走着。
  
  “找谁啊?”我嘟囔着问,不过这次小元没回答,只是在前面哼哼笑了几声,肥厚的肩膀抖动了两下,把脖子的后的赘肉也堆积起来。
  
  不知道走了多久,我几乎累的闭上了眼睛,却一下撞到了小元身上,原来他停了下来。
  
  “你明知道逃不了的。”小元忽然说话了。我正诧异,接着才发现他没有对我说。
  
  他谈话的对象是一个卷缩在一个早已经关门的小杂货铺旁边的人。
  
  “我会跟着你一辈子的。”小元又说。
  
  这里是一个连接着外面公路和居民区的交接点,旁边一个人也没有。
  
  “我总要试下。”那人忽然站了起来,手里提着一个包袱。
  
  原来是小元的母亲。
  
  “你明天就要走了是吧?”小元忽然转过头,带着微笑望着我,而我木然地点点头。
  
  “在这里,也就你对我最好了。”小元忽然伸出手,如同长辈似的伸出手想摸我的脑袋。
  
  “你又想干什么?”女人忽然尖声叫道,就像是手指甲刮过黑板上的声音。
  
  小元的手在半空中停下了。不知道为什么,我下意识地觉得此刻的小元非常危险,我跑到了那女人身边。
  
  女人用手将我推到身后。
  
  “我讨厌这身体了。”小元双手抓着自己脑袋低声说着。
  
  “你为什么总要和我捉迷藏?我说过你玩不过我的,无论你躲到那里我都可以找到你。”小元伸出双手做环抱状朝我走过来,我明显可以感觉到女人在发抖。
  
  “逃啊,躲起来,然后我再来找你,我说过的,我最喜欢找躲起来的人。”小元一边咧着嘴巴笑着,一边走过来。
  
  “快走,别让他找到我们。”女人伸出手来拉着我在寂静的街道上跑了起来。
  
  回头望去,小元依旧站在原地一动没动,只是对着我们伸着手。
  
  我们先后跑到了好几个地方,可是每次还没等坐稳,小元就从黑暗之中慢慢走出来。
  
  “我又找到你了!快跑啊,快躲起来啊!”女人听完了发疯似的叫喊起来,又拉着我跑。
  
  不知道跑了多久,那女人和我都没气力了,后面几乎是被她拖着走的。两人靠在马路上的铁栏杆上大口喘气。
  
  “跑不动了?”小元从身后的铁栏杆之间的隔缝中伸出脑袋,傻傻地笑着。
  
  “老娘不跑了!”女人不知道哪里来的气力,忽然伸出双手按住了小元的脖子,把他拖到地上,可是小元依旧笑着。
  
  “我只是买卖东西,从来没杀过人,平日里对你忍让够了,你是第一个!”
  
  “第一个么?不是吧?”小元的声音已经被掐的走了音,尖细如同快要断水的水龙头。
  
  “弄瞎他的眼睛,他就再也找不到你了。”我不知道为什么,忽然想起这句话,而且嘴里不由自主地说了出来,那女人忽然明白了什么似的,真的伸出手指头按向了小元的眼窝。
  
  一股子鲜血从眼窝里飞射出来,溅了女人一身,可是小元却不知道疼痛似的笑着,也没有任何的反抗,过了会,小元才真的躺在地上不动了,女人也用尽最后的气力拉着我继续往前跑,一边跑还一边骂骂咧咧。
  
  我则回头望了望,小元躺在那里没有在动弹。
  
  终于,我和她都跑不动了,瘫倒在地上,喘息了一阵,女人的声音似乎又恢复过来了。
  
  “我救了你的命啊,细伢子。”她得意地转过头说。
  
  “小元不是你儿子么?”我整理好呼吸,奇怪他们母子怎么会这样。
  
  “他才不是我儿子!”女人皱着眉头,表情如同恶神,双拳紧纂。
  
  “我原以为他只是件货物,不料想居然像狗皮膏药一样脱不了身了。”她继续抱怨道,不过转头看见我不解的样子,又不耐烦地摆摆手。
  
  “我和你说这个干什么,你个小鬼也不懂。”她站起身来,伸了个腰。
  
  “应该看不到他了。天天说捉迷藏,死小鬼,老娘弄瞎你眼睛看你怎么找我。”说完,她忽然眯起眼睛望着我,犹如一个饿鬼望着食物,让我不住后退了两步。
  
  “和阿姨走吧,阿姨带你去好玩的地方。”她朝我伸出手,我拼命摇着头后退,她忿忿地骂了一句,不再理我。
  
  “你去哪里?”我见她转身,忽然很费力地弯着腰。
  
  “不用你管。”她有些奇怪的转动着脖子,“怎么头发老是被钳着的感觉。”
  
  我忽然发现女人的脖子上伸出一只胖胖白白的手,布满着青色的血管,犹如枯叶上的经脉,于是我抬起头望去。
  
  又一个小元沉重的身体压在女人的背上,夸张的裂开嘴巴笑着,一只手攥着女人的头发,一只手按在自己的嘴巴上,对着做了个收声的动作。
  
  不过我觉得又有些不妥,因为小元的脸上没有任何伤痕,可是那女人明明刚才手上在滴血啊。
  
  女人似乎丝毫不知道,而是沿着街道朝前走去,走不了几步,就转动转动脖子。
  
  “走到那里,我都能找到你。”忽然耳朵边上穿过一阵低语似的声音,那声音是小元的。
  




你不知道什么时候叶子会变黄,什么时候婴儿会长出第一颗牙,什么时候会爱上一个人。
頂部
cician
高級會員
Rank: 4



UID 17
精華 0
積分 937
帖子 464
閱讀權限 50
註冊 2006-10-7
來自 北京
狀態 離線
發表於 2007-10-15 09:34  資料 主頁 短消息 
我没有回家,而是一直坐到天亮,因为脚有点软。
  
  当白天回去的时候,挨了顿臭骂,外婆和母亲吓坏了,不过好在我没出什么事情,自然也就算了。
  
  不多久,听说有警察来到这里,拿着一张通缉令寻找小元的母亲,或者那个女人更加合适。
  
  “那人到底是谁啊?”我问母亲。
  
  “这个女人是一个人口贩子,专门倒卖几岁的娃娃,就像你这样大小,她把骗来的孩子集到一起,拉到乡下去买,可是有次晚上司机没睡好,车子翻到河里,所有的孩子都淹死了,而且泡了好多天才被发现,捞起来的时候一个个头肿的跟包子一样,头上的青筋都暴出来了。十几个娃娃,嘴唇都紫的厉害,眼睛都被额头肿起的头皮压的看不到了,全身皮肤泡的跟萝卜一样透明。那天警察把通缉令和事情经过告诉我们,大家才知道那女人是个这么狠心的人,她自己也有娃,却干这种伤天理的事情,可惜没抓到她。”母亲愤愤不平地解释说。
  
  “小元不是她的娃。”我忽然说。
  
  母亲有些奇怪,但又自顾自的说到:“管她呢,反正警察说她被人告发前好像也骗了个娃,而且经常带在身边,估计也想认个儿子吧。坏事干多了,可能自己生不出来!”母亲再次痛骂道。
  
  说完,母亲就去忙自己的事情了,后来再去外婆家,那房子又换了别人了,只是那个女人再也没了下落,后来偶然听到邻居议论起,再别的地方也看到过一个带着大头儿子的瘦弱女人。只是一直抓不到,这两人仿佛在和警察做迷藏一样。
  
  后来,我经常做一个同样的梦,梦中我远远的看见一伙孩子在玩捉迷藏,孩子们一个个笑着躲好,只有一个背对着大家枕着手臂靠在墙壁上数数。我也高兴地朝他们走过去想加入。
  
  靠墙的孩子忽然转过头,他没有眼睛,眼窝处只有一片片血迦,将眼皮和额头拉的紧紧的,形成了几条深如沟壑的抬头纹。
  
  那脸正是小元的脸。
  
  梦中我的正吓得一步步往后退,先前躲藏起来的孩子忽然都从躲好的地方走出来,慢慢朝我走来。
  
  他们都是小元,胖胖大大水肿的脑袋,细小的眼睛,青而发紫的嘴唇,湿漉漉的身体都一个样子,却又仿佛有点不同。
  
  “来玩捉迷藏吧。”他们异口同声地充满稚气喊道。
  
  我从梦中惊醒,一身大汗。似乎明白了那女人为何怎样也甩不掉小元了




你不知道什么时候叶子会变黄,什么时候婴儿会长出第一颗牙,什么时候会爱上一个人。
頂部
露希法
該用戶已被刪除









發表於 2007-10-18 02:51 
回復 #70 cician 的帖子

*** 作者被禁止或刪除 內容自動屏蔽 ***
敏兒
金牌會員
Rank: 6Rank: 6


UID 8
精華 1
積分 1026
帖子 488
閱讀權限 70
註冊 2006-10-7
來自 台灣
狀態 離線
發表於 2007-10-18 23:40  資料 短消息 
謝謝吸吸嗯,這還是我第一次看短篇的恐怖小說呢∼
讚哦!!
謝謝吸吸嗯
頂部
布布貝爾
金牌會員
Rank: 6Rank: 6


UID 61
精華 1
積分 1542
帖子 627
閱讀權限 70
註冊 2006-10-9
狀態 離線
發表於 2007-10-19 17:01  資料 短消息 
敏兒貼的:
@如果妳喜歡一個人,妳得去幫助他發現:妳正是他想要的那個人,而不是一味的對他好,把心掏給他,把妳的人貼給他(同感!)

cician的那篇「捉迷藏」我邊看心裡邊發毛…總覺得背後一陣涼涼的感覺(是不是"那個"也靠過來和我一起看了?!)


頂部
cician
高級會員
Rank: 4



UID 17
精華 0
積分 937
帖子 464
閱讀權限 50
註冊 2006-10-7
來自 北京
狀態 離線
發表於 2007-10-20 21:07  資料 主頁 短消息 
还有很多类似的短篇恐怖小说呢,可是网址我链不过来。作者也联系不到,私自把那些故事都贴过来,合适么?嗯,困惑中!!!

《等待》我看完了,等我帮同事写完论文后,我会把读书报告发上来




你不知道什么时候叶子会变黄,什么时候婴儿会长出第一颗牙,什么时候会爱上一个人。
頂部
敏兒
金牌會員
Rank: 6Rank: 6


UID 8
精華 1
積分 1026
帖子 488
閱讀權限 70
註冊 2006-10-7
來自 台灣
狀態 離線
發表於 2007-10-22 21:57  資料 短消息 
吸吸嗯,等妳的讀書報告哦∼

布布豬,妳看中的跟我看中的句子是一樣的耶!
只是我有一點點困惑…要怎麼讓對方發現【我就是他要的】?必須要在不失去自我、不刻意勉強自己迎合對方的情況下
我覺得或許彼此都需要學著發現【對方就是我要的】 …不過仔細想一想,這樣的想法是不是太柏拉圖、太單純了點?
頂部
 


當前時區 GMT+8, 現在時間是 2020-8-15 16:43

    本论坛支付平台由支付宝提供
携手打造安全诚信的交易社区 Powered by Discuz! 5.0.0  © 2001-2006 Comsenz Inc.
Processed in 0.023931 second(s), 6 queries

清除 Cookies - 聯繫我們 - 金城武.NET - Archiver - WAP